搜索

新疆最美沙漠,孤身穿越古尔班通古特|单人自驾游中国第二季 (22)

不出意外的话,每周三不见不散!未经授权,不得擅自转载或者商用!

【单人单车环游中国第二季】路线

本纪录是我2017年7月21日-10月24日的行程,共计95天,21000公里,旅途30000(油费、一半速一半国道的、三天睡车上一天住店的吃住费),的话,每周三更新;

如有其他的同学,烦请拉到最底部的【黑板】查看答疑集合。

路线图的制作方法,以前做过视频分享,可以去公众号“在远方”回复“路线图”收 路线图的制作方法,以前做过分享,去公众号“在远方”回复“路线图”收

看过预告片和记录片第一集的朋友,找个Wifi,打开均为单人拍摄单人剪辑;开车的镜头是机拍的,使用的是跟随和指点飞行功能。

具体器材在【环游中国,你需要哪些装备?】里,点击查看。


预告片《起源》

关于《起源》的拍摄和剪辑思路,可以去微博看置顶问答贴,有过回答 关于《起源》的拍摄和剪辑思路,去微博看置顶问答贴,有过回答


记录片第一集《从东方魔都到川西秘境》

关于无人机养成经验和相关机器评测,可以去公众号“在远方”回复“无人机”收 关于机养成和相关机器评测,去公众号“在远方”回复“机”收


上一章节回顾 

9月28日,我在北屯市郊的一家民俗文化村里醒来出发,沿着我在卫星图上找的一条路去了附近的额尔齐斯河。

额尔齐斯河是世界上的十河流之一,同时在这里,也诞生了新疆最早的游牧文明之一。

在没造访她之前,我原本以为只是一条稀松的河流,但是当我在深秋之际来到额尔齐斯河河畔时,发现这里缓缓的时间,让我忘掉了所有世间的


额尔齐斯河后,我在好友的安利之下去了不远处的福海县,在那里住了一晚,并按照他以死相逼的指示,跑到了福海县的一个烤鱼摊儿旁点了一条烤狗鱼。

这狗鱼是冷水鱼,而且性情,一口咬下去,能感到鱼的紧实劲道!

9月29号,也就是第二天,我去了福海县以南的吉力湖,听说那里有一座海上城,想过去转转。等我千辛万苦终于抵达湖岸边时,被吉力湖东岸的那种外星气质所深深——这种凄美壮阔的气场,更穿透我的灵魂。

于是那一夜,我迎着和雷鸣闪电,一个人在这里住了一晚......



未经授权不得擅自转载或商用!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 授权不得转载或商用!如需转载请微博私信

吉力湖的东西两岸是截然不同的景观,地势上总体来说,东西

东岸是雅丹形的悬崖峭壁,官方的名字叫做【海上城】;西岸则是以湿地为主,湖岸边长有水草和植被,同时还有的鸟类。

所以东岸是居临下,凄美壮阔的场景,俯瞰整个湖面;而西岸则是一片生机勃勃,鱼鸟成群。

蓝色线段是我两天在吉利湖边游荡的零散GPS轨迹 线段是我两天在湖边的零散GPS轨迹

9月30号 阴 吉力湖东岸

我被昨晚的雨,电闪雷鸣摧残了一整夜,车厢里了嗖嗖的凉气和呼呼的风声,直到凌晨5点左右,湖东岸才渐渐恢复了我来时的

早上9点,我穿好衣服下了车,发现湖边的温度似乎一夜之间,《异形:契约》里那个遥远,的孤独星球仿佛就是这里。


拉上面巾朝悬崖边踱步走去,看着静静的湖面,醒了醒瞌睡,这才想起今天已经是30号,距离和伙伴在乌鲁木齐汇合,徒步翻越天山的日子还有2天,所以说什么都是一定要在今天到达克拉玛依了。

环顾四周,依然如此安静,我想了想,得!还是做杯拿铁喝完再上路吧!这是我在远方为数不多的,一个人最的时候了......我我这一走,可能这一辈子也回不到这个悬崖边的露宿点了,毕竟这里的旅游,早就已经是如火如荼的开始了。

一公里之外的停靠栈道 一公里之外的停靠栈道

如果以后还能开车自驾来,那就是万幸了;怕的是以后,又是只能区间车的节奏。

,其实我是的,就让我再待一会儿吧。


湖西岸

在返回克拉玛依之前,我回到了福海县加了油,然后顺着国道向西南方向行驶,刚过了吉力湖和乌伦古湖连接的河道桥不久,就看见了一块景区的牌子。

从这里进去,就是还未完全建成的湖西岸景区。

吉力湖西岸因为地势对比东岸要早一丢丢,所以路况是的,基本是柏油马路。至于风景方面嘛,主要还是以湖岸湿地为主,有鸟儿地住在这里,同时接近湖边也更

天气好的时候,湖面应该是波光粼粼的 天气好的时候,湖面应该是波光粼粼的

海鸥海鸥,我们的朋友,你是我们的好朋友~~~甩起来!

那天因为天气阴沉的缘故,我并没在湖边多做久留,原本想着看能不能绕湖一圈儿......结果走到西南一侧才发现,那里的非铺装路开始湖岸,并开始往南延伸,我下了路基一直寻着湖岸走,发现吉力湖南岸基本是由软沙和盐碱地构成。

刚下完雨的盐碱地已经白胖能行驶的范畴,表面是一层的盐壳,上只要一过,盐壳立马就碎,露出下面的软沙,简直是一场噩梦。

那感觉就像是在一片地伤疤上行驶一样,结痂一烂,下面就是湿地,接着烂泥软沙把的花纹糊了一个匀,打滑相当,跟玩漂移是一样一样的。

听上去挺思的,上一个人在那里的时候我可是笑不起来。

我记得在经过一片盐碱湿地的时候,表面是干的,我一蹬就过去了,结果盐壳一碎,在稀泥下的就是坑洞,陷进去差点出不来。

虽然在出发前我给白胖备了两条【脱困履带】,就是为了应付一车,但是因为接近角并不,一旦陷深了基本就没什么卵用。

我拿出手机看了看,发现这里依旧是任何信号。

于是到陷车后援,我放弃了绕湖一周的想法,按原路返回到了湖岸西南一侧的路基上。

我在那里遇到一个开拖拉机的中年

,请问这条路往南通到哪里?

诶?

拖拉机巨声把我的掩盖得一干二净,把车往近处又挪了挪,关了.....

你说啥?

我说,这条路再往南,有加油站?

加油站?哦,

里面是啥?

里面啊?里面是个工地......

其实我当然这条路再往南走是去哪里,只是那时的我并里面有加油站,我跟道了声谢,点点头,重新突地往南缓缓离去。


南边是哪里?

南边就是我国第二沙漠,以及第一固定半固定沙漠——古尔班通古特沙漠,面积有4.88万平方公里。

而我所在的位置,就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北缘。

为什么我要原路返回克拉玛依,其实就是想古尔班通古特沙漠。

当我还在阿勒泰市的时候就在搜寻相关的道路信息,发现从克拉玛依市往东,是有条石油公司的柏油马路沙漠的;但若是从吉力湖往南,就是纵穿,好处是我直接到乌鲁木齐;是......我一辆车没后援,没副,没备桶那是万万不行的,即便我能在卫星图上看到支离的勘探路迹,但情况往往不像自己想得那样

这方面,我还算有点

望着拖拉机南去的身影在渐渐变,我回到车里,又看了看没信号的手机,揉了揉太阳穴,开了车里的!先返回克拉玛依!




克拉玛依,励志的窗

从福海县的吉力湖西岸返回到克拉玛依市,最快只需要3个半时;我因为往阿勒泰市走时行驶的是速,所以回来的时候就选择走了一段国道,这一路走走停停花了我4个多时。

在这段路途中,看到克拉玛依市外数不尽的抽油机在磕头运作,数不尽的意思是,一眼看不到头。

这里是克拉玛依市的千里油田,在当年可是承载着新中国建国后对于石油的所有,我倒是想把老婆机给升上去看看,不过油田这地方我还是不敢乱飞,主要是怕被部的拿枪给打下来。

我抬头看看这晦暗不明的光线,看着窗外数不尽的抽油机,想着老天爷何时给我点

到达克拉玛依市区的时候已经是快晚上8点了,由于昨晚的天气太差,我在湖东岸睡得并,所以当白胖载着我穿梭在市区,拥堵在街道上时,我的眼皮开始往下掉,整个人相当的困倦。

趁着堵车的间隙,我降下了想透口气,看着街道上双手揣在兜儿里的行人,站台上哆嗦着双腿,等待着公的妹纸,发现克拉玛依的气温,似乎已经到了冬季。

那天傍晚,我干脆还是回到了我之前住的那家旅店。

停好车,拿好行李,喷嚏一打:好冷!靠,感冒了!我赶紧套了一件羽绒服就冲进了安检门。

保安哥还是那个自来熟的保安哥,只不过这时候他已经换上了实的黑色衣,我跟他打了个招呼,说:嘿~我回来了!

结果人家压根儿就起来我是谁,虽然面露尴尬,但是人家还是很貌的问:哦哦哦!明天就去阿勒泰吗?

啥啊,我就是从那边回来的!你不记得了?上次我过来的时候你还跟我一起玩这条鱼来着?我指着堂鱼缸里的那只鱼说。

保安眯着眼,若有所思,想了两秒:哦哦哦!想起来了!想起来了!你老婆爱吃馕!诶?你咋一个人呢?你老婆呢?

我成熟又幼的心灵受到了一万点的,表示只能调监控来看了!


虽然那个胖保安哥已经已经不记得我了,但是这位有情有义的妹纸记得啊!人家抬头往我身上一打量,只瞥了我一眼,看到老夫这一脚的烂泥,就啥也想起来了:先生,没窗的房间要不要?

旁边的保安哥咧嘴笑了......

咋又是没窗的呢?我每次来都要给我没窗的房间,啥意思啊?

妹纸不为所动,依然是一副性的表情,说是现在只有这一间房了,要不就等,要不你就换别家,我听这妹纸的口气一点儿都不,正开撕,保安哥赶紧跑了过来打圆场。

哥~~保安哥娇嗔着:您是不,没窗的才好嘿~

好在哪里啊?这可是我第一次听到这说法。

,这你就不了吧,在我们这边儿,没窗的房间保暖呐.....说罢又离我近了一近:这季节晚上冷,没窗的房间着呢!

咦?这么说来倒也是有几分道理,保安哥见我转过了弯儿,跟我说:房间窗户还是有的,只是不通外面的儿罢了。完事儿拍拍我肩膀,让我觉得倒像是捡了个宝,我想了想也行吧,都这个点儿了我也折腾了,反正只住一晚。

情商的保安哥,在一边咧嘴笑了。

我到了房间一看,果然没骗寡人,是有窗户的!

诶?好像有哪里不对

我走过去拉了拉这扇窗,连忙后退三步:,这扇窗简直就是个戏精呐!你好好当一个衣柜吗?!

窗户表示王你不懂,我其实是个推拉门,这其实也是个套间房,我还说我是个宠物套房。

我对着推拉门拜了一拜:兄弟,励志了!



9月30日在克拉玛依的那一晚,打算一起结伴翻越天山的伙伴在群上又开锅了。

他们是2号凌晨的飞机,直接从上海飞到乌鲁木齐,这不,明天就是十月一号了,心里明明蠢蠢欲动,却又要风平浪静,跟三个情犊初开的中年人一样,虽然表面云淡风轻,上我估计他们觉!

一会儿问气温,一会儿问天气,一会儿哎呀....是不是要带毛衣啊?我说爬个天山还是不要穿毛衣吧,湿了晒都晒不干。

眼镜为了这次的徒步之旅,特意去优衣库买了两条很的新秋裤;可翔那头儿一听,一定要买新内裤和新袜子;三又子这边开始临时抱佛脚,走之前偏要去趟健身房......我眼看着这次徒步穿越要活生生的演变成老背包客的秋游之旅,两眼一黑,睡了。

临睡前我交代了一下:明天我要古尔班通古特沙漠,手机信号,时间计划,要是你们先到乌鲁木齐,就先把房间安排一下吧。



关于古尔班通古特沙漠

去古尔班通古特沙漠既不是我临时兴起,也不算是蓄谋已久,至少在我第二次到达克拉玛依之前,也的拍板定案。至于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过期,被特警拦下的事儿来说,我始终有点点击这里跳转第14章查看塔克拉玛干的故事);这眼见着第二次穿越沙漠的就在旁边,似乎不去,显得有点对不住自己。

那一晚,我在床上难眠,不停地用手机翻看着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资料和地图,直到凌晨两点,我才终于拍了板儿。

蓝色线段是当日的GPS轨迹图 线段是当日的GPS轨迹图

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位于我国准噶尔盆地的腹地,这地方,地质年代相当的古老,陆台核心追述到6亿年前之久;往前这里是一片汪洋海,气候温润,岸边长满了植被森林,在恐龙称霸地球的那年代,这里生不少的恐龙,比较的就是【准噶尔翼龙】和【准噶尔龙】了。

后来由于地质变迁,湖水被退去,加上周围山脉,地层,气候开始变得干燥,近代人类的放牧和对水,就变成了今天的这个样子。

纵观这一带的地质变迁和动植物的生长消亡,就不难,准噶尔盆地中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下面,涌动的都是石油和气。

而我走的那条从西到东,穿越沙漠的公路,其实就是一条石油公路,它东接【吉木萨尔县的五彩湾】(靠近G216国道),西接【克拉玛依市的9号路】,它不属于国道,也不属于县道,而是连接沙漠腹地,各个采油站的交通要道。

当然,在这里面跑的,其实也没几辆私家车。



穿越古尔班通古特沙漠

10月1日我起了个早,然后退了房,买了馕,又跑去外面给白胖洗了个澡——因为我是看不下去,脏的跟个皮蛋一样,有失本王的气度。

大白胖表示洗完之后瘦了一圈儿 白胖表示洗完之后瘦了一圈儿

最后又跑去了一个很复古的中石油加油站,给灌了一个满。

据我当时的,这条路线有概400公里左右,人迹罕至,中间加油站(至少我看到),一箱油跑过去那是,但若是要乱开,那就说不定了,反正手机信号那是滴~


下面开始报数:馕?

1,2,3,4,5.....报告王,五块馕全部到齐!边开边吃亚克西!


面?

红烧牛,老坛酸菜,海鲜什锦祝王吃好喝好身体好!


火锅?

底料虽好,王可不要贪杯哦,保菊护花么么哒!


嗯....此言极是......矿泉水?

咕咚咕咚,王喝完记得尿这里哦~

呵呵,调皮~


老母鸡报告

嘟嘟嘟....报告王,当前海拔272米!西北风2级!GPS信号!电磁干扰,四块全满,天气好到爆!起飞~

,一会儿再放你出来~


白胖报告油量!

刚刚在加油站差点吃吐了!塞不下去了~

别这样说,一会儿你就饿了。


最后,请志玲姐姐出来说两句!.......

我是林志玲~王一路哦~

嗯嗯嗯~说得好~出发!


前方路口~左转~~

诶~~~~~~~~~


一切工作就绪,我开始按照我在卫星地图上标注的位置驶向那条石油公路,头一看,已经是下午两点过了!哎.....趁还有信号,赶紧微信跟朋友留言,告诉他们我今天不一定能出的了沙漠,明天下午也可能赶不到乌鲁木齐机场接他们。

这么一说,我他们是要骂我的,于是本分的我又补了一句:哎呀!信号了,就这样吧!

从克拉玛依出发沿着石油路往东走,并不是一眼就能看到漠,上【古尔班通古特沙漠】也并不是想象里的那种黄沙飞扬的景象,比起之前路过的【塔克拉玛干沙漠】而言,她算得上生机盎然,植被丰富。

在之前的一两个时里是看不到黄沙的,因为自西向东会经过一片寸草不生的盐碱地,接着便会驶入一片湿地。湿地的水源应该来源于南边的【玛纳斯河】,湿地面积也比卫星图上得多(卫星图是04年的数据)。

这段路上的车辆不少,除了进出油田的公务车,巴车和挂车以外,还有零零散散的私家车。

他们都是些本地人,周末就开个车躲到湿地里去钓鱼,偶尔还看到盯梢的,猥猥琐琐的藏在芦苇荡里,不时伸出个头向外张望......,估计在这片儿钓鱼还是有人管的吧。



下午四点,我将白胖停靠到了路边,拍下了这张照片。

这里就是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界牌了,从这里继续往前,就会告别的砾石戈壁,进入到固定半沙漠地区。


界牌的位置刚好处在过渡带上 界牌的位置处在过渡带上

从界牌西侧的新月形砾石土丘,以及东侧的纵向沙垄,古尔班通古特里盛行西北风,而且北部的风速要于南部。


进去之前给洗干净的大白胖拍张照吧 进去之前给洗干净的白胖拍张照吧


界牌一过,这条石油公路就开始变得起起伏伏,白胖行驶在这条沙漠里的石油纽带上,就像开过山车一样,路况那必须是相当好的,车辆也必须是的,但是我还是不敢于放肆。

因为在坡下是看不到对面来车的,而且这条公路上有挂车和货车,货车偏要在路中间开,有时候在坡顶会车时发现对向来车,惊出一身,差点尿裤裆。

这在之后的路程中,但凡快要走到坡顶时,我都两声,警示一下。


沙漠里的暴露狂

古尔班通古特沙漠里有油田,这个检查站就是【石西油田】的检查站。

这个检查站特警驻守,只有一个看门儿的爷负责检查来往车辆,其实也就是打开看看而已,走个过场,人家在这里工作不

刚到这儿的时候前面停了一辆私家车,爷说要检查,私家车主一看不是特警,骂骂咧咧地开了

爷驼着背问,这袋子里装的啥?

私家车主的说:这是我买的菜!钓的鱼!你要不要?要我就送你......还检查.....哼!

头翻了翻,没说话,回头了栏杆,私家车主一声关了门,嘴里嘟囔了两句,一踩,走了......

我坐在室里想,要是这看门设卡的是特警,估计你得装的跟孙子一样!晚上留在这里数星星!


为了安慰一下刚刚被嘲讽的保安爷,我按照【被】盘查姿势,配合爷的检查,这一关,全部一降,一升......我麻利儿的一下车,啪啪啪啪,四扇全部打开,我在心里双手举起,手抖着鲜花:爷,来!看个!今天让你一下,犹如帝王般的检查配合姿势!

爷有点,一时半会儿还不敢上前细看,因为他在这条沙漠公路上就从来就没遇到过我这种人,我这种像是有暴露癖的外地车主......于是过了两秒,终于才驼着背走过来,我赶紧掀开铺在的睡袋和睡垫,让他看个仔细。

睡垫下面静静躺着个被压平的塑料口袋,它被我系的紧紧的,似乎是装了一些单身男人的——!这口袋就连我都不是从哪里来的!

我在余光中也察觉到爷似乎对这个塑料口袋很感,引起了他的职场,像是要开口说话......呵呵,爷这眼神哪能瞒得过我!?

必须配合检查!

我一把抓了过来:这个是吧?爷别急,我这就打开给你看!

口袋打开的一瞬间,从古尔班通古特的西北方溜来几缕的西北风,它们刮过盐碱地,拂过芦苇荡,最后进入了漠的深处,嗖嗖地往我车厢里钻;当它们最后在车厢里形成气旋,和着车厢里那些浓郁的荷尔蒙一起,把口袋的芬芳向上抬升时......我和旁边的这位爷是气不敢喘:里面静静躺着的,是我在阿勒泰穿了就洗的脏袜子!

腿一拍:嘿!我就说我带的袜子怎么越来越少了,原来在这儿啊!

你走吧......爷终于开口说话了。

野猪出没的地方

【古尔班通古特沙漠】并不像【塔克拉玛干沙漠】那样一毛不拔,即使当我行驶在这里的腹心位置,公路两侧依旧是生机盎然,长满了耐旱的植被。

话说这里的好多耐旱植物,作为一个常年被青山绿水环绕的南方人来说,没见过;有些植物只能说是略有耳闻,网上见过,但是当我看到它们时,还是不敢声呼喊它们的名字,怕说错,被新疆的朋友笑话不是。


比如....路边常见的【蛇麻黄】 比如....路边常见的【蛇麻黄】




比如....路边常见的【骆驼刺】 比如....路边常见的【骆驼刺】


比如....路边常见的【梭梭树】 比如....路边常见的【梭梭树】


听说春天的时候,【古尔班通古特沙漠】里是繁花似锦更,这似乎也印证了这片沙漠在蒙古族语言里的名字——野猪出没的地方。

下午5点,在车边抽了根烟,了片刻。

环顾四周花花绿绿的灌木植被,倒是觉得这片沙漠特殊的美;其实它们多是些短命的植物,所以在生之际也算是在行妖艳着,拼了老命的在扮演戏精。

沙漠深处有个油井 沙漠深处有个油井

所以在这些顽生命的衬托之下,身在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里完全任何的孤独感,何况在石油公路的不远处,都有着的油井和油田,以及科研勘探人员。

上图并不是水渠 上图并不是水渠

其实我在路上还遇到过一个水渠,那是个从北向南,引额尔齐斯河河水到乌鲁木齐的水渠,完全纵穿了整个漠,我正举起相机拍照,不料却被一个武警给了。

关于这个水渠......来说倒算不上是军事机密,只是这个中缘由嘛......,我在这里就多说了,我想当地人都的,反正对于老百姓是件吧。




末路

傍晚的时候,我蹲在一处沙坡上看日落。

原本这是一副很文艺的画面,但是我在那儿像个挖煤的一样蹲了半天,这夕阳还是不下去!

我看了看手机,已经是晚上7点半了,依旧任何信号;再看看GPS.......我的沙漠之行到了这里,就跟这迟迟不落的夕阳一样,已经到了不得不收尾的阶段。

远方的月亮已经,我开始继续向沙漠尽头驶去,此时的乌鲁木齐在我的右侧,的我似乎是看到了天山上的博格达峰。



当我披着晚霞,不堪的到达石油公路尽头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8点半了。

我降下,打量着四周,发现路的尽头是一个矿区,来去的都是拉矿渣的货车。

那时候依旧是手机信号的,地平线也只剩最后的一缕光线,我捉摸着石油公路的出口在哪儿,背后有两盏光灯亮了起来。

一辆巡逻车开了过来,我回头借着最后一点霞光,看到车上模糊有一个男子的


男子开着一辆警瓶巡逻车,悄无声息地贴了过来,边传来两句的话,示意我已经非法闯入了矿区,要我直接跟车到保卫室盘查,并伸出手往前方指去。

我一听,瞌睡都醒了!一蹬,车后留下了一个在尘土里的保安。

保卫室的两个爷看到我相当,枸杞茶一放,拿着手电就走了出来,照了照,又照了照我,搞得像是出了天的事儿一样。

你是哪个单位的!

光手电刺得我睁不开眼,我下意识的伸出......我发誓,这感觉让我回到了溜进女生宿舍,被当场捉住的年代,差一丁点儿就认罪伏法了!

旁边另一个爷伸出手,把对方的手电慢慢向下压了一压,拧开手里的保温杯盖儿喝了一口茶:你从哪里进去的?之前在这儿登过记

随即转身往保卫室里望了望,对着里面一个男子吼:你监控调出来看看!我没印象放过这辆车进来!

我彻底懵了,说我是上海来的,一个人,我是搞设计的,也拍拍照片,主要是过来瞎玩的,你看我这还没吃晚饭呢就天黑了......完全没了啥性。

你哪儿来的?

,我上海来的。

不是,我是问你什么时候进的矿区?爷指着前面矿区的门跟我说。

我.....我没从哪里进呐!我........嗨!我是从克拉玛依市走石油公路过来的!400多公里路呢!

拿着手电的爷把灯柱那么上下一晃,秒懂,回头跟茶杯爷说:哦!这就解释的通咯!

那一晚,由于,我不走了哪条路,最后误打误撞进了煤矿厂.......


在放行之前,我向爷们打听这附近一个叫做【五彩城】的地方,说是想在这里住一夜,明天去那看看风景,结果爷们头,说是那地方前几天发了,道路封闭,景区不让进了。

那.....火烧山呢?就是那座地下煤火烧红的山?

喏,那就是火烧山!

我回过头去,在皎洁的月光和哐当作响的卡光里,隐隐约约看到几个暗.......


连夜挥师南下

微信响了,手机终于来了信号,群上的伙伴早就已经是摩拳擦掌了,因为明天凌晨4点他们就要赶赴上海浦东机场,这也是他们第一次来新疆,所以一个个儿地像三个没见面的巨婴一样。

我翻看着他们的历史对话,在心里道:呵呵,

因为之前我在克拉玛依的时候,用GoPro战战兢兢,拳紧握的偷拍了一个维族姑娘发了上去,我觉得人家姑娘是长得的,发完还挺嘚瑟,等着他们夸我;谁知我拍的那个却被这几个损友当场,说我没见过女人的模样真像个三岁的

这一路上吧,我都在跟他们形容新疆的妹纸如何如何的,说得天花乱坠颇有画面感,基本相当于到了新疆就像到了仙境一样吧,所以他们的值被我拉得

直到看见我拍的那个妹纸之后(其实是那天人家衣服没穿对,松松垮垮的,头一天嘿的).......对我的审美产生了任感。


看完他们的嘲讽后,寡人怒,本来打算不去接他们了,但想想三个巨婴,流落乌鲁木齐又,(其实是火烧山和五彩城都去不了了)于是牙关一咬,忍着

志玲姐姐!

奴婢在.....

帮我到乌鲁木齐机场附近....呃,再找个宾馆!

可是王.....今天你已经车马劳顿400多公里,从这儿到机场还要将近300公里.....王要不......今晚就不要这些审美情趣的孩童了吧.....

诶!志玲,此话不妥,虽然他们不懂得异域风情,但好歹是寡人的故交!寡人于此虽同为异乡之客,但论时日,比他们待得更长,理应恩泽些地主之谊,待客之道!

可是王~

不说了!速速挥师南下迪化!

好的王~

从克拉玛依市,准噶尔盆地的古尔班通古特沙漠;从吉木萨尔县的五彩滩,到乌鲁木齐的地窝堡机场.......我都不记得我是怎么熬过那一天的

我只记得当煤烟逐渐散去,天空中再次布满星辰;漆黑的公路开始出现灯火,然后经过道道关卡,处处盘查;最后在夜深人静十分,闯进来的那一座巨的城.......

我的瞌睡醒了,这就是乌鲁木齐了!

凌晨一点半,我终于在手机上找到一家坐落在机场附近的宾馆。

当我收拾完行李后,猛兽般而来,我的身躯步入酒店门......

妹纸很端庄,长得也很,漆黑的长发用个蝴蝶结扎了起来,一直垂到腰间,但是那时的我早已是鞭长莫及,无心过问。

记得妹纸问我:先生,今晚还剩一间商务床房了,窗,您看吗?

我想都.....都可以....

到了房间,鞋袜一脱,床上一躺,接着两眼一黑,马上就下线睡着了。




汇合

10月2号,我觉得这是个的日子!

嘿,因为今天就要和那几个损友在新疆汇合翻越天山了!咳咳,兴归兴!但是我不能在他们面前表露出来,那样会显得我这一路上没啥改变对不对?嗯.....得沉稳一点,要端起来。

我觉得我是不是应该早点起床,因为车厢里装满了东西,多了三个人和三顶登山包,是应该好好拾掇一下了,不然这儿坐人。

几点呢?那就8点吧!


今天是个好日子~心想滴事儿都能成~今天.....

嗯!手机响了!

喂~你到机场?我们刚是眼镜儿的

喉咙干干的,不为什么,我哼次哼次的答应了一声,然后看了看手机:靠!快中午12点了!再看看我的周围:靠!我还在床上!

我啊.....嗨~快了快了,正在车上!行打起精神,在床上扭动着身体,正在路上姿势.....

电话一挂,马上龙卷风的起床,收拾东西,退房,收拾车,边收拾边数落着这帮巨婴,很!

我住的这家宾馆离乌鲁木齐市地窝堡机场近,开车也就十分钟不到的距离,于是在10月2号的中午1点左右,我终于在机场的跟这帮损友汇合在了一起!


眼镜儿问:我12点给你打电话时,你说你在路上,为撒子你一点钟才到呢?

我说:嗨~我住得远嘛,表那些!你们到了就行!

我说,要不.....在这里拍张合影一下天山F4在新疆的汇合?

眼镜没说话,转过身戴上了他在迪卡侬买的新墨镜;可翔一看,不行!要开始装逼了,这可是一件事情!

我们在哪里拍啊?三又子问。

要不?咱们就在白胖这儿?来来来,红丝巾收好!家姿势甩起来!

咔擦!

眼镜儿,三又子,可翔,这三人都是我多年的老朋友了,虽然平时嘴炮打得那是不,但是该到场的都到了场,说不掉链子就不掉链子。

至此,白胖终于载着我和我的一路颠簸到了乌鲁木齐,与伙伴在不远千里的天山脚下汇了师,也开启了我弃车徒步,组队重装翻越天山的新篇章!

而与此同时,从上海出发到乌鲁木齐为止,我的单人单车环游中国第二季的总路程,也是早已突破了15000公里。

但是故事写到现在,这公里数早已经变得不那么;而的是,那些在远方的山河湖海,日月星辰,以及那些在路上不期而遇,而又人物和故事。

一张美图,很被替代和遗忘;但是一段的过往,却会让我铭记这一生一世。

不过话说,这不是结语,因为远方的路还是漫长.......



单人单车环游中国第二季

第22章

-完-



在远方的阿伦

2018年5月,写于上海的家

个人公号:在远方

微博:@在远方的阿伦

这里整理了大家普遍关注的问题,回复如下。 如果你有更深入的问题我也整理过!不妨去我的微博置顶帖看看 这里整理了家普遍关注的,回复如下。 如果你有更深入的我也整理过!不妨去我的微博置顶帖看看

1、车开的是斯柯达的柯迪亚克旗舰版,一路上并因为被交警拦下过,西藏新疆加油均过半就去加,的!95时,就加的92。

川藏北线的地图以及相关tips请点击这里查阅第六章内的信息总结

新藏线的地图及相关行程tips请点击这里查阅第13章内的信息总结

2、关于睡在车上:睡前我会怠速把开一下,车厢烘暖了就关掉,睡觉时开透气模式,留一条缝。

3、所有随车装备清单在【环游中国,你需要哪些装备?】请各位自行取用,是2015那次的老了,摄影器材都是参加活动赢来的,所以也算不清所有装备一共了多少;点击这里查看2015的装备清单:《我花了半年来败这些装备》

4、软件使用:图片用Photoshop和Lightroom后期;剪辑用Final Cut Pro调色使用 Color Final ;日常发朋友圈微博的图片用snapseed和vsco后期,微信公号也做过相关教程分享,需要的去拿

5、还有朋友说找不到我的游记和,特做个指引

要在【车家号】里关注才行 要在【车家号】里关注才行


6、其他章节链接 

点击这里跳转至第一章《老板,我有个胆的想法》

点击这里跳转至第二章《湖北以西,最近的西藏》

点击这里跳转到第三章《神域之外,是一片

点击这里跳转到第四章《这才是川藏公路最的海拔!》

点击这里跳转到第五章《我会怀念那些在川藏公路的日子 》

点击这里跳转到第六章《川藏北线最后的

点击这里跳转到第七章《冰塔迷城,这里不只有冰川》

点击这里跳转到第八章《逃离区,我亲历的一场

点击这里跳转至第九章《中国最近的火山喷发造就了新藏公路》

点击这里跳转至第十章《神鬼之间,冈仁波齐!》

点击这里跳转至第十一章《不是火星,这是西藏阿里的扎达秘境》

点击这里跳转至第十二章《冰山上的来客,从西藏到新疆》

点击这里跳转至第十三章《到期!塔克拉玛干!》

点击这里跳转到第十四章《塔克拉玛干,乘风破浪到彼岸》

点击这里跳转到第十五章《阿克苏,南疆的赤色要塞》

点击这里跳转到第十六章《独库公路(上)穿越天山的极致美艳》

点击这里跳转至第十七章《独库公路[下] ,天山牧民最后的转场》

点击这里跳转至第十八章《新疆以北,寻找天山最美的

点击这里跳转至第十九章《回不去的,是远方的阿勒泰》

点击这里跳转至第二十章《古墓盗洞,我在北疆日子上篇》

点击这里跳转至第二十一章《海上城,我在北疆日子下篇》


点击继续阅读
我要纠错
点赞
+1

关于作者Ta的主页

在远方的阿伦 6.6万粉丝99作品

喜欢一个人冒险,忠于探索和发现,一名格格不入的影像记录爱好者。

关注

精彩视频

返回车家号首页查看更多内容
加载更多

加载中

相关推荐

返回车家号首页查看更多内容
加载更多

加载中

发表评论

还没有评论哦,快来抢沙发
精彩评论

    最新评论

      查看全部0条评论

      加载中